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让“产学研”向“政产学研用”转变

发布时间:2019-10-09 17:23:42

当单纯的产学研合作显露不足时,就需要政府介入,政府能够在产学研合作期间扮演多种角色——保姆、红娘、润滑剂、保险箱、孵化器……

7月11日,在汉江创新创业园举行的中科院科技创新年度巡展暨创新驱动助力工程技术对接洽谈活动上,来自中科院、复旦大学、华中师范大学、武汉科技大学的24名国内顶尖科技专家的40余项尖端科技成果,“打包”对接襄阳14家本土企业。(7月12日《襄阳日报》)

在这次对接洽谈活动上,有一个镜头非常经典:签约桌前,企业代表与专家代表并排而坐,双方交换签约协议;而政府领导们则在他们身后方站成一排。这一镜头,堪称“产学研”合作的典型叙述——企业与高校专家合作,在市场上大展拳脚,而政府则着力搭建平台,并发挥政策引导作用;最终实现“产学研”向“政产学研用”的转变。

企业要发展,就离不开创新,大型企业当然可以自己承担创新任务。据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发布的2015年国际专利申请数据显示,排名前列的企业多半都是赫赫有名的超级巨头——华为、三菱、高通、索尼、松下、三星、IBM……但是中小企业,甚至一些没有到“巨头”级别的大企业,他们的创新怎么办呢?谁来给他们提供智力支持?这就需要高校研究机构出手了,这就是所谓的产学研合作。

从上世纪70年代末期到90年代,苏南地区、江浙沿海地区流行的“星期天工程师”,到上世纪90年代的行业科研院所市场化改制,再到新世纪第一个十年出现的“企业国家重点实验室”……产学研合作的探索日渐深入。然而,单纯的产学研合作有其不足之处。在我国目前的社会背景下,单纯的产学研合作容易遭遇责权、产权、信任等多方面的问题:如果合作深度不够,那么研方就难以获得合理的收益;如果合作深度足够了,又容易产生责权、产权方面的问题。此外,研方该以什么身份参与企业生产?研究成果进入生产的风险该怎么分摊?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另一方面,产学研用四方存在融合困难的问题。高校负责培养各种人才,这些人才并不是只对企业负责;科研机构负责研究各种问题,但这些问题未必是企业当前迫切需要解决的;企业的目的是为了赢得市场;而用户只考虑选择适合自己的产品,提高生活生产质量。这四方面的诉求与价值观不完全一样,因此不可能形成天然的协同创新,这一点即便是在发达国家也是一样。哈尔滨工业大学计算机学院副院长刘挺就直言:“学术界和产业界的关系不应该是并肩作战,满足企业当前急迫的需要,而应该是‘松耦合’的方式,若即若离,相得益彰。”

这种情况下,就需要政府介入,政府能够在产学研合作期间扮演多种角色——保姆、红娘、润滑剂、保险箱、孵化器……学者碍于身份,不方便直接介入企业,那么政府可以搭建平台、创造环境;产学研结合过程中遇到了阻碍,政府可以出台政策予以引导;产学研过程中出现的一些信任风险,政府也可以予以兜底。况且,政府在保障产学研合作应用转化、对创新研发的先期投入方面,拥有任何企业都无法比拟的优势。

如果政府介入得恰当,管到了点子上,那就能真正避免“有政策,无预算”、“只挂牌,不支持”的老问题,让“产学研”向更加先进的“政产学研用”转变。

益阳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安徽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曲靖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益阳好的牛皮癣医院
安徽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