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符道巅峰 第六百二十章 围攻受困

发布时间:2019-09-25 13:36:39

符道巅峰 第六百二十章 围攻受困

祭坛上的八只巨大黑影始终被黑雾笼罩,其模糊不清,而且透着一股极端阴邪之气,

恐怖的神魂之力从八只庞大黑影体内爆发,整座上千米宽广的祭坛,当即在这种恐怖能量笼罩下,轰隆隆的颤动起來,

随着它的颤动,拴着祭坛,横跨鸿沟的那些漆黑锁链,也是如同巨蟒般抖动起來,

与此同时,这八只庞大的黑影,也猛的起身冲了上去,其庞大身形宛如铁塔巨人般,嘶吼着挥动双臂向他发起攻击,

危机降临,石飞羽右手暴探而出,抓向那颗冰蓝圆珠的手掌却是沒有丝毫停顿,而另一只手掌则猛然将其内紧握的一块zǐ晶魂玉捏爆而去,

砰,

随着zǐ晶魂玉在他掌心爆裂,磅礴神魂之力顿时如狂风席卷而起,

狂风般的神魂能量席卷中,一道身影瞬间形成,迎着那些可怕攻势冲了上去,

这道符咒所化的身影,其上燃烧着熊熊烈焰,显然是离火神符与镜符融合之物,

只见这道身影暴掠而出,随即在他的控制下,脚步微顿,双臂同时向前推出,

随着嗡的一声闷响,一圈深蓝色的火幕升腾而起,竟是将守护祭坛的那些鬼物攻击阻挡下來,

同时,石飞羽的手掌也将那颗浸泡在泉水中的冰蓝圆珠抓了起來,

圆珠入手,一股冰凉的触感随之传來,让他心神暮然而震,

“好精纯的神魂能量,”

心神震颤中,石飞羽双眼不由得微微一亮,旋即将这颗冰蓝圆珠塞入怀里,身形带着道道残影狂掠而去,

见他抢走泉水中的那颗圆珠,守护祭坛的八道庞大黑影顿时发出阵阵嘶吼,双臂挥动,疯狂攻势随之爆轰而來,

在这般可怕攻势之下,空间都是险些崩塌,而且随着它们的攻击,祭坛周边突兀升起一道透明光幕,将石飞羽困在了此地,

望着挡住去路的这道透明光幕,石飞羽心知自己不能有所停留,身形立即改变方向,顺着这道透明光幕狂奔起來,

以他现在的速度,围绕着直径数百米的黑石祭坛奔跑,所需时间也是短短霎那,

只见在祭坛之上,道道残影首尾相连,竟是连成一圈,难分你我,

脚下急速奔跑扰乱气息,石飞羽的手中却也沒有闲着,心神波动下,天绝神盾立即从怀中飞出,随之带着刺耳呼啸直奔祭坛上的那些黑影轰去,

庞大的圆盾急速飞旋,与其中一道黑影相撞之后,轰然巨响顿时传來,也让其内空间发生了剧烈震荡,

随着巨响轰鸣,天绝神盾竟是被反弹而回,这般一幕,当即让石飞羽心头充满了凝重,

不过他随后发现,在飞旋而回的天绝神盾边缘,竟是带着一丝黑液,

目光仅是一扫

符道巅峰  第六百二十章 围攻受困

,心中就以明白,庞大的黑影虽然凶悍恐怖,去也并非无法将其杀死,刚才的攻击显然已令其中之一受伤,

这种庞大的黑影很难断定它是什么,周身被黑雾笼罩,似人,似兽,头有一眼,其内红光妖异,肩生双臂,带有骨刺,其身下并无双腿,只是无数触手般的东西在疯狂扭动,

说它是某种生命,身上又不具备任何生命特征,说它不是生命,它身上又散发着一种极端可怕的阴邪能量,

总之此地处处透着古怪,即便石飞羽有着不错的阅历,依旧无法判断它们來历,

天绝神盾并未轰碎那道黑影,自己符咒所化的身影反倒是被它们强大攻势撕碎,

眼见局势变得不利,石飞羽目光一寒,随之停下了脚步,

在他脚步停顿的一刻,祭坛上的八道庞大黑影便将其锁定,狠辣攻势立即爆轰而來,用的竟是某种强大神魂武学,

危机迫近,來自神魂本源的颤栗让他明白,若是被这种神魂武学轰在身上,即便不死也会遭到重创,

但石飞羽早有准备,在各种神魂武学爆轰而來的同时,在其眉心之中也有一股强大的神魂之力涌现,

神魂之力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分为八,霎那以然成百上千,

成百上千股神魂之力分散周边,在他的心神掌控下涌动不休,短短瞬息间便是全部凝聚成镜符,

上千道镜符同时爆裂,上千道身影同时出现,而且气息竟是与他相差无几,

爆轰而來的神魂武学陡然停顿,站在祭坛上的八道黑影一时间竟是不知从何下手,

而在它们因此分散注意力的同时,石飞羽本体早已取出镜光神罩躲藏在了祭坛中心的泉水附近,

这里是它们的守护之地,也是它们最为看重之处,即便将祭坛上的那些镜符分影全部撕碎,石飞羽也敢断定它们沒有一道攻击落于此地,

果然不出所料,八道黑影微微一怔,随之疯狂般的开始攻击镜符分影,凶悍攻击之下,当真沒有一道敢落在泉眼之上,

低沉轰鸣,伴随着恐怖的神魂武学不断降临,仅是刹那间,位于祭坛上的众多分影就以被全部撕碎,

负责守护此地的八道庞大黑影在沒有找到残留之后,便缓缓退回了原來的地方,随着黑雾翻涌恢复原状,

而从其体内散发的可怕阴邪能量,也是突兀消失,

隐藏在镜光神罩中的石飞羽,心脏咚咚狂跳了片刻,旋即深吸了口气,暗道好险,

在这八道庞大黑影恢复原状后,笼罩在祭坛周围的光幕也随之缓缓消散,但漂浮在外面的那些黑雾,却是不敢踏上祭坛半步,

其内红光闪烁,似不甘,似惋惜,似愤怒,似悔恨,

不过石飞羽现在却无暇理会它们,目光环视中,从围绕祭坛站立的八道黑影身上扫过,脸色略有凝重,

守护祭坛的八道身影,每一位皆有空玄境初期的强大修为,

面对其一,石飞羽或可凭借诸多手段与之硬撼,但是八道身影一起攻击,就让他只能疲于应对,毫无还手之力,

倒不是因为他被困在此地,若是想走,石飞羽现在立刻就能冲出去,祭坛上的这八道可怕黑影虽然可怕,但它们显然不能离开此地,倒也无惧,

最让石飞羽头疼的是现在已经惊动外面那些家伙,救起人來多少有些棘手,

进來的路虽然已被封死,但周边通道数之不清,随便找一条往里一钻,凭借着天绝神盾的强大威力,倒是足以将其撕碎,

眉头微皱,既然暂时无法离开,他也就沒再试探,索性将目光重新凝聚在祭坛中心的清泉之下,

方才出手匆忙,并未仔细观察,此刻一看,发现在清泉之下,竟然有着一座不大的石台,

石台呈现圆形,直径大概几米的样子,清澈的泉水从中涌出,在圆台之中不断翻滚,但是并未溢出这座圆台,

泉水清澈见底,石飞羽凑近向下一看,发现圆台之中,竟是还有一些拳头大小的珠子存在,数量不多,

大概十几颗珠子散落在圆台之中,其内清泉涌动,散发出一股磅礴而精纯的神魂之力,

而且这种精纯,只需稍加运转功法凝炼便可吸收,

但石飞羽并未因此激动,目光仅仅从圆台中随意散落的那些珠子上扫过,便是向着更深处望去,

其内隐隐泛着白光,好像有什么东西,而这般发现也让他疑惑顿生,

“看來这传说中的神魂之泉,泉眼之中藏着什么,”

目光一闪,石飞羽当即决定下去一探究竟,

将右手最后一块zǐ晶魂玉紧握,镜光神罩霍然收起,猛的将其捏碎扔了出去,

随着嗡的一声闷响,这块神魂玉当即化为人形,带着可怕威压冲向祭坛之外,

在这道镜符与镇魂符所化的人影出现一霎,位于祭坛八方的那些怪物便嘶吼连连,再度起身向其发起了凶猛攻势,

而石飞羽却趁机跳入泉眼之中,一头扎了进去,

祭坛上的轰鸣声突兀消失,也让他明白,刚才镜符所化的身影已然被灭,不过它的存在已经达到目的,石飞羽自然也就沒再理会,

泉眼之中,清泉深处,等他进來下潜十几米后,望着出现在面前的那件东西,双眼暮然一亮,

这是一条形似骨鞭般的兵器,柔和白光轻轻闪烁,将泉眼都是照亮,

此物长达一米,乍一看,仿佛是某种妖兽脊骨,但是等凑近仔细观察,石飞羽却发现在其表面,刻画着无数玄奥符文,而且这种符文与蕴天珠上的那些极为相似,

仅是一眼,石飞羽便看上了这件兵器,目光之中闪烁着无法掩饰的狂喜,

这件神兵也不知道沉浸在泉眼之中多少年,表面符文已然清晰可辨,

更让他惊讶的是即便不去触碰,其内散发出來的恐怖神魂威压,都让他神魂本源阵阵颤栗,

石飞羽相信,若是能将此物拿在手里,祭坛上的那些鬼物绝对不敢再來阻拦,凭其强大的神魂威压,即便是一名八品符师,也会心生畏惧,

“我要得到它,一定要得到,”

双目紧紧的盯着那件漂浮在泉眼之中的骨鞭状兵器,石飞羽心中发狂般的低吼着,手掌随之缓缓向其抓去,

然而当他手掌触碰到这件神兵之后,眼前景象却突然转变,等到反应过來,自己竟是出现在一片苍茫天地之中,

半空,一条巨大而狰狞的妖兽仰头怒吼,从其身上散发出來的恐怖气息,连天地都随之轻轻颤动,

“怎么是它,”

怒吼声滚滚如雷,暮然抬头,望着那只狰狞妖兽,石飞羽瞳孔骇然紧缩……

河北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河北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河北治疗睾丸炎方法
河北治疗睾丸炎费用
河北治疗睾丸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