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郝蕾和柔软一起暗涌服装人物

发布时间:2019-09-13 20:42:28

郝蕾和《柔软》一起暗涌服装人物

2010年11月,关注郝蕾的有两拨人,一拨是话剧粉丝,知道廖一梅编剧、孟京辉执导的《柔软》将于17日亮相保利剧院,看了该剧一些非常给力的台词之后就开始热切期盼,得知是郝蕾出演后纷纷说“靠谱”;另一拨则是被郝蕾连续发布的几十篇“怒骂”河南人的微博激怒的人,他们或者要求道歉,或者积极“围观”,但郝蕾已经不想再说任何话……

这个星盘里有七只蝎子、自诩为“蝎中之蝎”的天蝎座女人,把所有情绪留到《柔软》中去表达、去宣泄,“《柔软》其实是一把刀,刀的出发点来自内心最柔软的地方,而刀的终点依然是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一个否认自己文艺的文艺女青年

:廖一梅说,她要用《柔软》终结文艺女青年时代,你觉得呢?

郝蕾:我越来越不知道什么是文艺女青年了,和谁对比呢?厨房老大妈?我觉得《柔软》是升华了,不再纠结于一个细节,看得更远、更大。《恋爱的犀牛》存在于一个情感模式里,无奈、挣扎,好像坚持到底就能赢得什么,就像马路坚持爱明明,明明坚持爱另一个男人。但《柔软》没有模式,甚至都没有挣扎,整出戏像“暗涌”,海啸之前的暗涌!

《柔软》不再有假象,这和我现在的状态一样。

:廖一梅的戏总是有点“血腥”,比如《恋爱的犀牛》里“杀犀牛”,《琥珀》里“换心脏”,这对演员来说,挺难演的。

郝蕾:《柔软》没有那么具体的“血腥”,但骨子里更残酷。这种残酷不是谁制造出来的,而是世上本来就有的,只是廖一梅看出来了,而且她让文艺青年、各种青年都能看见。

经典台词很多,比如“我以后不再使用‘爱’这个字。爱?这几乎是这世界上最含糊不清的一个词,因为被使用得太多,丧失了全部意义。”——一句台词里有无数层意义,要想很多年,但演员要通过身体、语言来演绎,有难度!

:孟京辉以前的戏总是有很吸引人的群戏,但《柔软》没有,全程就是你们仨在舞台上说话、打架、纠结……

郝蕾:这挺可怕的!以前我演《恋爱的犀牛》就挺郁闷,因为出彩的不在主演身上,群戏演员们在台上可以跑可以疯,说是衬托主演,其实观众爱看他们。在我曾经的“叛逆年代”里,曾生气“为啥我要演明明,不演莉莉、红红呢”……我是主演的命,但羡慕群戏演员,哈哈,这就是命,就是人生。

《柔软》很极端,观众要么被主演深深吸引,要么开演5分钟后全跑了。

宝宝不消化肚子疼怎么办
10个月宝宝发烧
孩子风寒感冒吃什么药
小孩晚上睡觉出汗是怎么回事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