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能源局监管甘肃可再生能源全省弃风率超20

发布时间:2019-08-15 17:49:55

  在风力发电领域,弃风限电是绕不开的话题。

  近日,国家能源局公布了《发电并驻点甘肃监管报告》(以下简称《报告》),这份报告是在国家能源局对甘肃进行 个月可再生能源发电监管之后形成的。《报告》显示,甘肃省可再生能源发电并存在诸多问题,包括弃风、弃光现象以及可再生能源电价补贴不到位等情况。

  了解到,201 年,甘肃省风电发电量119.18亿千瓦时,而根据对甘肃各发电企业弃风统计数据的汇总,甘肃省201 年弃风电量 1.02亿千瓦时,占全国弃风电量的19.11%,弃风率20.65%,较全国平均10.74%的弃风率高出近一倍。

  甘肃弃风量占西北大半

  所谓弃风限电,是指在风电发展初期,风机处于正常情况下,由于当地电接纳能力不足、风电场建设工期不匹配和风电不稳定等自身特点导致的部分风电场风机暂停的现象,这样大量浪费了风资源。

  今年2月份,国家能源局确定了今年市场监督工作的一些列要点,就是根据年初的这些部署,国家能源局在甘肃进行了为期 个月的专项监管。

  监管检查情况显示,甘肃省的弃风现象比想象中的还要严重,根据对甘肃省各发电企业弃风统计数据的汇总,弃风电量 1.02亿千瓦时,弃风率20.65%,占全国弃风电量的19.11%,占西北地区弃风电量的85.86%。

  实际上,从资源上来看,甘肃省近年增长可以用迅速来形容。

  按照国家能源局公布的数据,截至201 年底,甘肃省总装机容量 489. 2万千瓦,同比增长19.67%。其中风电装机容量702.81万千瓦,同比增长17.69%,占全省总装机容量的20.14%。当年,甘肃省发电量达1195.01亿千瓦时,同比增长7.95%。其中风电机组发电量119.18亿千瓦时,同比增长26.8%。

  不过,相校装机容量和发电量的增长速度,甘肃省外送电量却增长缓慢。201 年,甘肃省外送电量127.86亿千瓦时,同比增加2.56亿千瓦时,增长2.1%。

  了解到,201 年,我国风力发电上电量约1 50亿千瓦时,连续第二年成为继、之后的第三大电源。但是,有多达162亿千瓦时风电因无法并外送或当地消纳而被迫白白放弃,约占风力发电总量的一成。

  大量电力受限难外送

  国家能源局认为,由于电源建设速度大于电建设速度,电建设相对滞后等是造成目前甘肃河西电存在弃风弃光的原因。

  《报告》指出,酒泉风电基地外送通道制约电量送出。截至201 年底,甘肃河西电总装机容量1589万千瓦,当地用电负荷约 80万千瓦左右,输电能力450~520万千瓦。按照目前甘肃河西电装机容量、消纳和送出能力分析,现有输电通道无法满足已投产发电企业富余电量的外送需要。按照能源局的推算,在夏季,该地区最大受限比例为26%~ 1%,在冬季最大受限比例18%~24%。

  而在甘肃酒泉、嘉峪关、武威等个别地区局部电送出受限更为严重。

  这几个地区110千伏等配套送出工程没有与风电、光伏发电项目同步规划建设和改造,送出能力不匹配,又受201 年全国光伏电站标杆上电价政策调整影响,企业投资光伏电站项目积极性高涨,上述地区当年新增投产规模接近200万千瓦。

  以武威为例,甘肃武威皇台地区总装机容量47.9万千瓦,当地用电负荷为0.5万千瓦,而通过110千伏武皇线送出,送出能力仅为7.5万千瓦,造成了夏季受限容量高达 1万千瓦,受限比例达79%。

  显而易见,造成弃风现象的原因在于当地吸纳能力不足,而同时电力外送配套设备又跟不上。

  针对这些情况,国家能源局表示,甘肃省需要提高可再生能源就地消纳能力,以及提高区域和外送消纳能力。

早讯|谷歌将抛3.71亿股联想股份轻松筹获B轮融资
2011年烟台金融种子轮企业
经济学家樊纲:没有不好的产业只有糟糕的企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